img
img
返回
澳门新葡亰登入 +

让杨奉与韩暹去攻打曹操,才是袁术最最正确的决定,可惜一切已晚

2019-11-16 11:41:50

让杨奉与韩暹去攻打曹操,才是袁术最最正确的决定,可惜一切已晚

小A点评三国风云人物:袁术(十六)七道攻布

文:小A斯蒂芬

建安二年,袁术在淮南正式僭号。他撤除了九江太守的职位,改称为淮南尹,并且率领着自己封赏的公卿百官们,举行了盛大的郊祀天地为百姓祈福的祭祀活动。这一切都已经与天子无异,所欠缺的无非就是一个正式的皇帝称号而已。袁术清楚的明白,要想正式称帝,除了自己任命的各个封疆大吏们的支持以外,还必须尽可能多的获得诸侯们的支持。

袁术

与自己打过仗的刘表自然是不可能的,迎天子的曹操更是不可能的。袁术想来想去就只有徐州的吕布算是一个会支持自己的好盟友。于是袁术就派遣使者韩胤出使徐州。

韩胤的使命表面上来看是去替袁术的儿子迎接吕布的女儿赴淮南完婚,但实际上却是要试探吕布对自己僭号称帝一事的态度。由于在之前袁术与吕布之间已经达成过口头的婚姻承诺,所以在韩胤的心里,这一场徐州之行本来是应该志在必得的。事情进展的也很顺利,吕布也的确兑现了承诺,将自己的女儿交付给了韩胤,让他带往淮南去与袁术的儿子完婚。吕布当时的想法估计的确是看中了袁术即将称帝的形势,而自己则可以凭借着女儿的优势成为“大冲国”的皇亲国戚。

吕布

可是,在韩胤离开下邳城以后,吕布却在陈珪陈登父子的忽悠之下改变了这种想法。虽然这里面陈珪陈登父子的这种忽悠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但是可以看出吕布自身对于袁术称帝这件事能否成功心里还是存在疑虑,没有底气的。毕竟当时公认的大汉天子还在,陈珪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于是吕布火速派人将已经在途中的女儿以及韩胤追了回来,并且将韩胤“械送” 许都,结果被曹操枭首示众。

当时的曹操夹杂在袁术袁绍两大枭雄的中间可以说是非常的难受的,他急需要找到发展的突破口,而吕布将韩胤“械送” 许都这件事则给曹操带来了转机。所以说曹操将韩胤枭首示众这件事做的一定是非常的雷厉风行的,也可以说是他期盼已久的结果。这是他牢牢的掌控吕布,分化其与袁术联盟关系的最好方法。这个方法也的确起到了显著的成效。

曹操

据《后汉书吕布传》记载“袁术怒布杀韩胤,遣其大将张勋、桥蕤等与韩暹、杨奉连埶,步骑数万,七道攻布”。

从这段记载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虽然是曹操杀了韩胤,惹怒了袁术,可是这个罪名却被归在了吕布的头上。由此才爆发了袁术与吕布之间“七道攻布”的战争。

吕布就这样做了杀死韩胤的冤大头。说吕布冤枉,其实也不算太冤。毕竟是他抓了韩胤,也是他派人将韩胤送给了曹操。

我不知道袁术与韩胤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主臣关系,从某种层面上来讲“七道攻布”的战事也算是要为韩胤报仇的行为。作为一个领袖来说值不值得为了一个属下而发动如此大规模的战争是需要好好斟酌的,更何况真正杀死韩胤的不是吕布,而是曹操。假如当时袁术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并集中优势兵力一致攻打曹操,而不是吕布,并且给吕布捎去一封陈说厉害而又稍带委婉的书信,那么在袁术与曹操交战期间恐怕吕布是会选择作壁上观的。这样做虽然是有点奸雄的行径,但却不失为枭雄本色。可惜袁术做不到,他就是这样的任性。

袁术

所谓的七道攻布,顾名思义应该是袁术派遣七个将领带兵从七个方向攻打徐州下邳的吕布。所以在小说中被描述成了《袁公路大起七军》的小说剧情。小说中这七个将领分别是张勋、桥蕤、陈纪、雷薄、陈兰、杨奉、韩暹。但是在正史记载中却只能查到四个将领,分别是张勋与桥蕤,杨奉与韩暹。

张勋与桥蕤是属于袁术的嫡系部属,参加过袁术大部分的战争。我在本系列《“袁术的大将军”张勋与桥蕤篇》中专门讲过,原标题是《曹魏不肯承认的事实,简论陈国之战袁术遇到曹操惊骇而逃的真相》。杨奉与韩暹的故事在《“东归英雄”杨奉与韩暹篇》中也曾经具体的介绍过,原标题是《曹操当时的军力,想要得到奉天子以讨不臣的这张王牌,恐怕也难》。大家有兴趣的不妨搜索一下看一看。

杨奉

杨奉与韩暹这两个人,对于汉献帝东归洛阳这件事其实是具有一定功劳的。尤其是杨奉,他是当时护送汉献帝东归的军阀中实力数一数二的人物。只不过他与张杨一样缺乏基本的政治权谋,也适应不了这样的斗争。于是就在洛阳安顿好汉献帝以后选择了出屯外镇,驻地是在洛阳南部的梁县。

后来,杨奉受到曹操手下董昭的拉拢,在曹操迎天子的过程中一度保持沉默,直到曹操迁都许县的时候,他才醒过味儿来,可是为时已晚。当时,杨奉与韩暹还曾经出兵想要抢回汉献帝的控制权,可是却没能赶上曹操护驾的队伍,结果还被曹操的伏兵伏击,大败而回,也就此失去了在梁县的地盘,只能被迫投奔了袁术。这个时间点在《三国志武帝纪》中被定在了建安元年的十月份,也就是袁术发动七道攻布战事的前夕。

实际上,袁术让杨奉和韩暹参与讨伐徐州吕布的战事是极其不明智的,先不说他们刚刚投奔袁术人心难料的因素。单单就是他们黄巾军余部白波军出身这一条就需要好好的斟酌一番。

韩暹

所谓的白波军又叫白波贼,其实就是一伙发起于并州西河郡白波谷的盗贼。由于有着这一背景,可以基本认定杨奉与韩暹都应该是属于并州人。而吕布正是并州五原郡九原县人。从这一点来看吕布与杨奉韩暹也算得上是老乡,有这种关系的存在,要说他们在与吕布交战的过程中会背叛袁术其实是有百分百的可能。而这种潜在的因素也成为了袁术这场战事失败的主要诱因。

当袁术的七路数万大军向徐州进发的时候,吕布本来是非常恐惧的。为什么?因为兵少!据《后汉书吕布传》记载“布时兵有三千,马四百匹,惧其不敌”。吕布作为一镇州牧绝对不会只有这么点人马,但当时吕布的兵都去了哪里史书没有记载,我们也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这场兵力相差悬殊的战争,吕布基本上是毫无胜算的。所以他也就抱怨起来,究其罪魁祸首当然是怂恿他与曹操结援的陈珪陈登父子。于是他就将陈珪找来,不无埋怨的说道“今致术军,卿之由也,为之奈何?”,我们可以想见,当时的吕布是非常烦躁气愤的。

陈珪

不过陈珪却非常沉着,也是他胸有成竹。他当即回答吕布说道“暹、奉与术,卒合之军耳,策谋不素定,不能相维持,子登策之,比之连鸡,势不俱栖,可解离也。”这段话的意思是说“韩暹、杨奉与袁术的联军,不过是仓促之间聚集起来的部队而已。也没有任何策略性的作战计划。我儿子陈登已经算定他们就好比连接在一起的鸡群,绝对不可能有统一的指挥,只要离间他们的关系就可以使他们离散。”

这里面回答吕布问题的是陈珪,但是可以看出计策却是陈珪的儿子陈登出的。吕布也算是久经沙场,自然心领神会,于是就亲自给杨奉韩暹写了一封书信。《九州春秋》记载了这封《吕布与暹、奉书》,原文如下:

“二将军拔大驾来东,有元功於国,当书勋竹帛,万世不朽。今袁术造逆,当共诛讨,奈何与贼臣还共伐布?布有杀董卓之功,与二将军俱为功臣,可因今共击破术,建功於天下,此时不可失也。”

吕布的这封信写的极为诚恳,感觉上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滋味,毕竟吕布的杀董卓之功与杨奉韩暹的护驾东归之功都是属于实情,可是却又因为各自的原因没能够得到应有的尊重以及相应的地位。在他们的心里大概都会有一种相同的,对于自身境遇不佳的失落与落寞吧!

吕布不但给杨奉韩暹写了信,还承诺在与之联合打败袁术的军队以后,所获得的一切军资都将归杨奉韩暹所有。于是就在情感上的认同,以及利益上的诱惑之下,杨奉韩暹许下了与吕布联合的承诺,并制定下了临阵反水的计划。

据《三国志》记载“於是暹、奉从之,勋大破败”。

《后汉书》记载“暹、奉大喜,遂共击勋等于下邳,大破之,生禽桥蕤,余众溃走,其所杀伤、墯水死者殆尽”。

在《九州春秋》中还有一个吕布联合杨奉韩暹击败袁术军队的更具体版本“布进军,去勋等营百步,暹、奉兵同时并发,斩十将首,杀伤堕水死者不可胜数”。

综合这三段史料的记载来分析,这场战事的具体过程应该是这样的:首先,吕布亲自带兵到张勋和桥蕤为首的袁术七道大军的军营去挑战。面对突然到来的敌军让张勋和桥蕤有点慌乱,这正佐证了陈登认为袁术方面没有作战计划的观点。在吕布距离张勋和桥蕤的军营还有一百步的时候,杨奉韩暹突然临阵而起,与吕布的军队一起杀入张勋和桥蕤的军中,连续斩杀了袁术方十员大将,并且生擒活捉了桥蕤,而张勋则仓皇逃回了寿春。至于袁术的军队,《后汉书》中“殆尽”两个字可以感觉得到,恐怕是要全军覆没了吧!

这一场声势浩大的“七道攻布”就这样以袁术方的全军覆没而宣告结束。

这一场失败其实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无论袁术是出于为了给韩胤报仇目的,还是为了找回自己的面子,这种任性的行为都暴露出袁术作为一个领导者所欠缺的权衡能力。尤其是在对杨奉和韩暹的安排上,要知道杨奉韩暹是在被曹操击败后才投奔袁术的,这一点代表着他们与曹操是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的,所以与其让他们去攻打徐州,不如直接让他们去攻打曹操,更何况曹操才是杀死韩胤的真正罪魁祸首。

原来如此

最主要的是,袁术并不是没有攻打曹操的计划。有迹象表明,就在 “七道攻布”伐吕布的同时,袁术还亲自指挥了一场更为重要的战争。这场战争也是袁术再次由盛而衰最终败亡的开始。

那么这场战争的经过,前因后果又是什么呢?请看下篇。

小A斯蒂芬写于2019年4月22日。

本文作者:纪传体三国评传(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82888822746776078/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转载请注明:大陕新闻网::710029资讯信息网 让杨奉与韩暹去攻打曹操,才是袁术最最正确的决定,可惜一切已晚

让杨奉与韩暹去攻打曹操,才是袁术最最正确的决定,可惜一切已晚澳门新葡亰登入